“家贼”没防住?万豪酒店约520万客人信息或泄露


2003年,美国科学信息研究院(ISI)曾作过一份统计,显示自1983年至2002年,全球250万-300万各学科发表在专业刊物上的论文中,福奇在“被列名引用原文最多的科学家”排名榜上高居第13位。

自2月6日起,我省连续53天无新增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。

二人发此言论的背后,是特朗普“疫情基调”的悄然转变。

但3月29日,特朗普“画风”陡转,敦促美国人“避免不必要旅行和超过10人的聚会”,表示将把相关的“限流”防疫措施延长至至少4月底——这恰是福奇从一开始就强调的。

他振聋发聩地指出“如果沾沾自喜而不积极采取遏制、缓解措施,确诊数可能大幅上升,甚至达到百万级数”,且警告“疫情不会因夏季到来而自动结束”。

此后,他一直在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体系内工作,他还不惜拒绝了很多诱人的邀约。

面对严峻的疫情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地时间3月27日曾表示,首要任务是美国人的健康,而不是经济。当地时间3月29日晚特朗普紧急宣布,将全美范围内的的社会隔离措施延长至4月30日。特朗普称,预计国内2周后将迎来新冠病毒感染死亡高峰期。这一时间安排意味着美国在4月12日复活节前复工的计划变得不可能。

福奇出生于1940年,今年已届80高龄,比“大龄总统”特朗普还年长六岁。

这源于他对防疫专业和学术的执著。他对艾滋病如何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深刻研究,为人类突破这一不治之症带来迄今最大的希望。

这种露骨的、非学术性的攻讦,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。